作为新赛季的首个国家队比赛日,当南美、中北美、亚洲球队依旧可以好整以暇、磨合阵容时,刚从世界杯征程中得以喘息的欧洲列强,又将卷入新一轮的厮杀作为普拉蒂尼任期内的最后“遗产”,2014年便被欧足联投票通过的2018-19赛季欧洲国家联赛,将在9月6日正式开战,55支国家队将分成4级16个小组,并为各级别惟一一个欧洲杯直通名额捉对厮杀。

相形于以往略显松散、各行其是的友谊赛,欧洲大陆各支国家队与等量齐观的对手开打,其激烈程度和观赏价值不言而喻,但比起以往直接和欧洲杯正赛名额挂钩的预选赛,首届欧洲国家联赛更像是一次“自主招生”,这一重要程度远胜热身赛、却又在预选赛之下的崭新赛事,究竟是为各国国家队“增负”的鸡肋,还是改变欧洲国家队势力版图的风向标?

分组:55支国家队参与,将按照欧洲国家队系数分成4级16个小组。A和B级4组各3队,C级1组3队、3组4队,D级4组各4队。

冠军&升降级:A级4个小组冠军进入2019年6月决赛阶段,分两场半决赛,一场三四名决赛和一场决赛。ABC级的4组垫底队降级,BCD级的4组冠军将升级。

决赛阶段举办地:原则上会是4个晋级决赛阶段的国家之一,具体将在今年12月3日由欧足联执委会决定。

欧洲杯门票:ABCD四级联赛各产生一个欧洲杯正赛名额,由各组头名参加资格赛附加赛,如果头名已经取得出线权,则顺延给当组的排名靠前球队,如果该级联赛没有4队参加附加赛,则名额留给另一级联赛。

奖金:共7625万欧元,联赛A每队150万欧元,联赛B每队100万,联赛C每队75万,联赛D每队50万;如拿到小组头名,奖金翻倍。进入决赛阶段4队另有嘉奖:冠军450万,亚军350万,第三名250万,第四名150万。

比起近年来屡次修改、专业性屡遭质疑的世界杯和欧冠分档原则,欧洲国家联赛的分档原则略显“简单粗暴”:55支国家队按彼时FIFA排名确定座次,排名最高的12队组成联赛A,接下来12支组成联赛B,剩下的31支球队分别组成15队的联赛C和16队的联赛D。其中联赛A和B级4组各3队,C级1组3队、3组4队,D级4组各4队。

分组确定后,各小组将从9月6日起先后进行主客场循环赛,经过6个国际比赛日后决出各组排名,并按照小组名次决出降级名额:A、B级联赛每个小组的垫底球队将“降级”,在2020-21赛季的欧洲国家联赛中降入下一档球队参与分组抽签。而队伍数量稍多的联赛C则实施“差额”降级:除去垫底球队降级外,四个小组成绩最差的第三名也将一道降入联赛D。

有降级,自然有升级,按照国家联赛赛制,联赛B、C、D的四个小组头名,将直接升入上一级联赛,取代此前的降级队伍参加下一届国家联赛分组。而联赛A的四个头名则更加“金贵”,他们将进入首届欧洲国家联赛的决赛阶段,并抽签决定半决赛(一场定胜负,非主客场)对阵形势,胜者进入决赛,败者决出三四名。

从分档分组,再到主客场制的小组赛和一场定胜负的决赛,一直绵延到明年夏天才结束的首届欧洲国家联赛,杂糅的赛制和升级、升级名额着实折腾。这多少要拜没有东道主的2020年欧洲杯复杂的出线规则所赐:在欧洲国家联赛后,分成10个组的欧预赛每组前两名直接晋级,而剩下的4个名额则由国家联赛和附加赛来决定。

问题就出在这个“附加赛”上:以往的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是一锤子买卖,只要不是小组前两名和成绩相对出色的第三,连附加赛资格都捞不到,而此次的欧洲国家联赛,则弥补了上届的遗珠之憾:按照规则,欧洲国家联赛的A、B、C、D四级都各自可以决出一支出线个附加赛资格都属于国家联赛中的16个小组赛第一,不过如果上述球队已经在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中出线,参加附加赛的名额就会顺延给同级别联赛中成绩仅次于各小组头名的队伍。如果单级别联赛已经出线的球队太多,比如联赛A的12球队中可能凑不出4支没入围欧洲杯的队伍,那么剩下的空缺就可以由低一级联赛B的球队入替。后者原则上是本级别中表现次好的队伍,即成绩仅次于4支已经在联赛B拿到附加赛资格的球队。

看到这里,想必不少球迷已经有点“晕乎”了,但这还不算完,附加赛赛制将采取先半决赛再决赛的淘汰方式,都是一场定胜负。其中半决赛是国家联赛总体排名靠前的球队主场(排名第一主场对第四,排名第二主场对第三),决赛场地则是由抽签决定。

但无论赛制如何复杂,决出过程如何“烧脑”,对于那些既无力在欧洲国家联赛锁定该级别冠军、又在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阶段无缘直接出线的球队而言,以欧洲国家联赛表现为参考标准的附加赛,等于一个难得的“外卡”机会,上届欧洲杯预选赛荷兰队惨遭同组冰岛、捷克和土耳其围攻、最终提前出局的惨剧,未来或将因欧洲国家联赛的“外卡”机会,而得到再一次的“翻本”机会。

在均为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和欧洲杯期间,奇数年永远是国际足坛的“小年”:除去略显寡淡的美洲杯,夏天球迷们几乎只能刷转会动态度日。而全新开战的欧洲国家联赛,一方面整合了相对松散的国际比赛日热身赛资源,另一方面则以直通欧洲杯的诱惑,促使各支国家队以充分的备战态度面对这一崭新赛制。

当然,按照FIFA排名划定各级别联赛参赛队,也注定让档末球队成为人见人爱的“大礼包”:譬如与德法两强同组、连续两届大赛未能出线的荷兰队,基本锁定了联赛A的一个降级队名额,在对手们纷纷排出最强阵容时,荷兰队所能做的,是把9月的国家队比赛日办成了斯内德的告别赛,毕竟,世预赛被法国双杀的他们,同样也已多年面对德国不胜,集中精力于明年开始的欧洲杯预选赛甚至附加赛,或许才是橙衣军团重返大赛的终级捷径。

而强队尤其是联赛A的巅峰对话,也足以让以往FIFA比赛日补觉的球迷挑灯夜战:譬如揭幕战的法德对决、接踵而至的英格兰VS西班牙、葡萄牙VS意大利、西班牙VS克罗地亚都足够精彩。而为保证比赛质量、提升各国参赛热情,首届欧洲国家联赛提供了7625万欧元的奖金,其中联赛A每队150万,联赛B每队100万,联赛C和D则是每队75万和50万欧元。

另外如果拿到小组头名,奖金还会在原有的基础上翻倍。进入决赛阶段的4队则另有嘉奖:冠军450万,亚军350万,第三和第四名也分别有250万和150万欧元。

欧洲冠军的头衔、下届欧洲杯的直通券和外卡固然诱人,但相形于又有了活计的国家队将帅,俱乐部则是叫苦不迭:诚然,统一在欧洲大陆上作赛的欧洲国家联赛,免去了球员动辄飞越半个地球的舟车劳顿,但场场都是强强对话的激烈程度,注定要让精英尽出的各支国家队毫无保留,而受害者显然是俱乐部。

纵观刚出炉的欧洲国家联赛各队名单,法、德、西、英、葡等传统强队几乎均派出了世界杯班底,无缘世界杯的意大利和多位名将告退的克罗地亚,几乎也拿出了当下的最强阵容,全力一搏之态不言而喻,一旦有个闪失,买单的只能是球员所在的俱乐部。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9月中下旬欧冠也将重燃战火,作为欧足联的传统摇钱树欧洲杯的风头,又会不会被赛程跨期高度重合的国家联赛抢走呢?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